硅谷“天选之子”Sam Altman寄望通用AI
来源: 德国肯阳国际东莞市腾宇龙机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 2019-05-27



OpenAI新掌门Sam Altman分享了创建友好通用人工智能的雄心及其 “上限利润” 模式,虽然他还没想好未来如何赚钱,但承诺给投资者最多100倍的回报。


今年3月,著名投资人Sam Altman辞去Y Combinator的总裁职位,全情投入OpenAI,成为OpenAI的首席执行官。


OpenAI是一家AI研究机构,由科技界一些最杰出的人士,包括Sam Altman、Elon Musk等人于2015年底创立。当时的创始人之一Elon Musk对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OpenAI的愿景是确保人工智能“以一种安全、有益于人类的方式发展”。


Sam Altman是何许人也?他非常年轻,他接过硅谷教父Paul Graham的权杖成为YC掌门的时候,只有29岁。成为OpenAI总裁时,他也只有33岁而已。《纽约客》杂志曾长文描绘Sam Altman,称他是“YC、硅谷与人类未来的天选之子”。


Altman近日接受科技媒体TechCrunch的采访,谈及他在OpenAI的工作,表示他不知道OpenAI将如何盈利。尽管正是在Altman的领导下,OpenAI经历了重大重组,抛弃“非盈利研究机构”之名,成为了一家“有限盈利”公司。


Altman还谈到他对通用人工智能、AI安全和风险的看法,以及AGI的潜在后果。



OpenAI的“吸金术

OpenAI之所以引人瞩目,原因之一是通用人工智能——或者说机器能像人类一样聪明的能力——还不存在,即使是顶级的AI研究者也不清楚AGI何时会出现。


在Altman的领导下,原本是非盈利组织的OpenAI重组成一家盈利公司,并宣称“未来几年需要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大规模云计算,吸引和留住人才,以及构建AI超级计算机。”



OpenAI能否吸引如此多的资金不得而知,但我们的猜测是它会“吸金”,原因是有Altman在。他侃侃而谈,总是能够轻易地吸引众人。在这次采访中,他从YC的演变讲到目前在OpenAI的工作。


例如,在YC,“精益创业“和“拉面盈利”(ramen profitability,注[1])曾经是流行的加速器项目的目标,但新的目标似乎是立即筹集数百万美元的风险投资,如果筹不到数千万美元的话。(“如果我能控制市场——显然自由市场会起作用——我不会让YC的公司筹得他们所筹集的资金或按他们的估值融资,”Altman在一场小型行业活动上告诉与会者。“我认为这对初创企业不利。”)


当被问及私人问题和老生常谈的问题时,Altman也很坦诚,甚至还讲了一个他与母亲长期以来很亲近的故事,而他母亲恰好也来参加这次活动了。他不仅说母亲仍然是他“绝对”信任的少数几个人之一,而且也承认,随着时间的推移,要从小圈子之外的人那里得到最真实的反馈变得越来越困难。“在你的职业生涯中的某个时刻,人们害怕冒犯你或者害怕说一些你不想听的话。我当然知道,我现在听到的是经过过滤并计划好的消息。”



不知道如何盈利却承诺投资者回报


当然,Altman比大多数人更有办法,从他掌管YC五年时间里,让YC一次又一次地变得更大就可以证明。而且从他讨论OpenAI的方式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出,他目前的想法同样大胆。


事实上,Altman所说的大部分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会被认为是精神错乱。而出自Altman之口,顶多让人皱皱眉。


例如,当被问及OpenAI计划如何赚钱时(我们想知道OpenAI是否会以授权的形式出售部分工作),Altman回答说,“说实话我们不知道。我们从未获得任何营收。我们目前没有盈利计划。未来如何盈利我们自己也不知道。”


Altman继续说道,“我们向投资者做出了一个温和的承诺,即一旦我们构建了一个通用的智能系统,那么我们会要求它为你找到一种实现投资回报的方法。”观众爆发出笑声(并不能马上看出他是认真的)时,Altman自己表示这听起来像是《硅谷》的一集,但他补充道,“你可以笑,没关系,但这确实是我真正相信的。”


在Altman的领导下,OpenAI已经成为一个“上限利润”公司,承诺给投资者最多100倍的回报,然后再将超出100倍的利润给予非盈利部门。我们注意到,100倍是一个非常高的指标——事实上,大多数普通的营利性公司的投资者很少能获得接近100倍的回报。例如,当WhatsApp被 Facebook以2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之后,据说WhatsApp唯一的机构投资者红杉资本获得了高达50倍的回报(当年投资了6000万美元)。这已经是非常惊人的回报了。


但Altman不仅反驳了“上限利润”是一种营销手段的说法,他还反复强调为什么“上线利润”的合理性。具体而言,他说,通用人工智能的机会是如此巨大,以至于如果OpenAI设法破解了这一难题,它可能“捕捉到宇宙中所有未来价值的光锥,只有一小部分投资者掌握它肯定是不好的。”


他还表示,未来的投资者将看到他们的投资回报率被限制在较低的水平——OpenAI基本上希望找到一种方法来奖励最早的投资者,鉴于他们承担的风险是最大的。


OpenAI使人工智能研究更加困难?



在分别之前,我们还与Altman分享了其他AI研究人员的各种批评。他们抱怨说,OpenAI在已经证明有效的工作中寻求对定性和非基础性的飞跃,以博取关注,并且它探索通向“安全”通用人工智能之路的使命散发出不必要的恐慌,使得他们的研究更加困难了。


Altman全神贯注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。他也不是完全对他们不屑一顾,比如说,在谈到OpenAI喜欢危言耸听的倾向时,他说他确实“对这些争论有些同情”。


尽管如此,Altman坚持认为,对于人工智能的潜在社会后果,无论有多少人觉得这是危言耸听,还是应该去思考并与媒体讨论。“那些说OpenAI是在散布恐惧的人,跟那些批判‘Facebook在做之前不考虑后果’的人,是同一批人。而我们恰恰是在行动之前好好思考了。”


烫商标机印刷机削泡棉机港宝定型机

联系方式:13509229853